陌阡

细水流年

        我千百万次想说出“我爱你”,最后不过一句“祝你幸福”。我痛恨我太明白,如果不可能爱,任何形式都只是打扰。